网络游戏

《往日不再》欧布莱恩结局是什么意思

2021-05-27 来源:网络 整理:游戏131(www.youxi131.com)

翻转结局是什么意思

反转结局的电影,就好像打开音乐盒,却跳出一个可怕的怪物。这类电影通常会有意识地将观众的注意力吸引到某一处,然后从最隐蔽、最不易察觉的角落慢慢发起进攻,直到最后,完全占据和颠覆整部电影,巧妙的情节安排使观众产生巨大的心理落差,从而大呼过瘾。

这种手法是从什么时候出现的可能无从考究。目前我看过的反转电影,最早的就是布莱恩·辛格于1995年执导的《非常嫌疑犯》,这部在imdb名列前茅的电
影,其实际内容非常一般,但结尾却十分出人意料。可能正是因为这个出色的结局,这部电影才会受到影迷的追捧。

反转结局的电影有好有坏,有的电影只注重在结尾抛出包袱时的畅快淋漓,却忽略了过程,这样的电影实在倒人胃口。所以,我也一度认为反转结局只是讲不好故事
时使用的奇技淫巧。但近年来,随着这种手法的流行,越来越多的好电影都会在结尾抖出一个大包袱,让已经大呼过瘾的观众再来一次全面的高潮。

移动迷宫的结局是什么意思啊?

移动迷宫的结局旨在表达:将读者带到未来世界,那时人类受到致命病毒“闪焰”的袭击而面临生存危机。一群毫不知情的年轻人被放置到“生存大实验”中,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克服难题才能拯救自己。

影片内容改编自詹姆斯·达什纳撰写的“反乌托邦科幻三部曲”的第一本同名小说,讲述男孩托马斯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巨石组成的巨大迷宫中,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和他一样在这个迷宫中的还有一些同样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孩子。

扩展资料:

移动迷宫剧情介绍:

一个叫托马斯(迪伦·奥布莱恩饰)的男孩在电梯中醒来,他发现自己失忆了,除了名字什么都记不得。当电梯打开,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林间空地”(The Glade)。这里四周被高大的石头墙包围着,墙外有一群巨大的怪兽威胁着墙内人们的生命。

墙内住着50位男孩,他们都被困在了绵延不绝的迷宫森林当中。一天,电梯为他们送来了一个女孩特雷莎(卡雅·斯考达里奥饰),她是来到“林间空地”的第一个女孩。此后,迷宫逐渐开始发生变化,一切都陷入了混乱中,托马斯和特雷莎决定一起走上破解迷宫之路,找出迷宫背后令人不寒而栗的秘密。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移动迷宫

参考资料来源:中国新闻网-《移动迷宫》原著中文版引进 电影将在中国上映

汉尼拔第二季结局什么意思

第二季大结局剧情

第13集
Hannibal做好了永久离开的准备,他相信Will会和他一起走。但Will考虑的是另一种形式的「离开」——对所有尚未了结的事情进行「扫尾」。Will并不知道自己给Hannibal设下的这个圈套会不会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Will和Hannibal都认为Jack有必要知道真相,但那究竟是什么真相?有人的忠诚度会受到考验,有人会寻求宽恕,而Hannibal和Jack的最后一战已不可避免。
汉尼拔,《沉默的羔羊》电影的续集,hannibal 音似cannibal。cannibal意为吃人肉的人或同类相食的动物。本片由雷德利·斯科特执导,安东尼·霍普金斯、朱丽安·摩尔主演。电影于2001年2月9日上映。谁也想不到,汉尼拔在意大利隐姓埋名,过起了正常人的生活。不料,竟然有侦探揭开了他的秘密,无奈汉尼拔只好重操旧业,开始要杀人灭口。曾获得欧洲电影奖观众奖和MTV电影奖、第28届土星奖。制片方在宣传期间曾称本片中的死亡人数将创造最高纪录。本片中的弗兰奇·费森(Frankie Faison)在四部“汉尼拔”影片中都曾出现。

谁知道《黑道公子》的最后结局是什么

小刀门总堂口,偌大的会议室中,五百多个座位都已经挤得满满的,小刀门中所有高层人员都来了,一些现在尚在CS市的门中兄弟听到今天要在这里召开大会,很多都来了,或许他们并不是来开会什么的,他们今天来这里真正的目的只怕是来看一看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的公子丰含笑。更重要的是,似乎小刀门全部重要人物都到齐了,公子、两侯爷、五拳皇,包括战狼团的兄弟,帮会主管霍知青自然更少不了。

看着里面人头涌动,左手与小刀两人脸上没有一丝感情,木然呆立,今天召开这个会议,比起多年前小刀门初成立的时候开会的情景,真是不敢相信。当年还是在一个破旧仓库里,现在却是豪华的会议室。今天开会的主要目的他们两个比谁都清楚,这对于小刀门来说,是莫大的损失。

公子如果离开,不知道门中多少兄弟将会失望,这种疯狂膨胀的气势只怕也要落下来,对小刀门来说始终是不好的。霍知青接了一个电话之后,走到小刀与左手身边,低声说了些什么,小刀点点头,看了会议室一眼。走上前面的主席台,将手微微扬起,手掌向下面压了压。

本来热闹的会议室在他走上台之后马上安静了下来,似乎帮中兄弟连大气都不敢出,都瞪着双眼欲再看一看夺命侯小刀的风采。

“兄弟们,今天在这里,总堂,召开会议,其实是公子的意思,公子将和大家说一说这次会议的事情,致所以让这么多兄弟都来参加这次会议,到时候公子也会说明白,下面请大家安静下来。”并没有什么话筒,他的声音也不是很大,但五百多人却不敢出声,所以大家都清楚的听到了他的一言一句。

小刀满意的点点头,转头向后面那道门看去,就见丰含笑已经走了过来。丰含笑带着笑,门中下面的兄弟见过他的人还是比较少的,这里不免有许多几年前见过他一面的人,但在他们眼里,这个公子脸上的笑容虽然还是那么灿烂,但似乎与当年的那种邪异笑容不能比,此时的公子要成熟许多,那种笑,也已经是饱经风霜的笑,比起当年的那种沧桑感,现在才是真正的能够从他身上,笑容里,看出沧桑的感觉,这种感觉已经是他本身给人的感觉,并不似当年的那种伪做。

安静的会议室在丰含笑出现在主席台的时候终于产生一阵骚动。

“公子!”

“公子!”

......

不知道是谁带的头,但会议室里呼叫着“公子”的声音越来越大,下面那些青年似乎很是激动,无论是以前见过丰含笑的或者没见过的,但此时见到丰含笑,却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公子给他们带来的传奇故事太多,让他们每一想到就忍不住激动,此时见到公子就站在身前,他们始终忍不住,终于大声叫了起来。

丰含笑看着下面那些激动的人群,突然有些说不出话的感觉。父亲丰正凌的话又在耳边响起“何况,踏足过江湖的人,其实一辈子都很难从里面跳出来的!”难道自己真的不能脱离这个社会吗?看着下面这些激动的门中兄弟,丰含笑心中一阵茫然,但茫然却不能动摇他的决心。待他们激动的叫了一阵,他举起双手,下面安静了下来,都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发言。

丰含笑深吸了一口气,道:“兄弟们,大家这些年辛苦了!”下面又是一阵骚动。丰含笑马上压了下来,继续道:“其实小刀门能够走到今天,能够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大家齐心协力的结果,将来的路还很长,希望兄弟们能够继续团结起来,黑道就是我们的天下,就是你们的天下。”

“好,团结!称霸天下!”

“团结!称霸天下!”

......

丰含笑平静的心中听到这个声音,突然又是一阵淤动,心中一紧,静了静心,道:“其实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也并没有什么大事,只是丰含笑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从此之后,道上将没有丰含笑这个名字!”

会议室内突然鸦雀无声,似乎都被丰含笑的这句话惊呆了。过了一会,罗风突然站起来,看着丰含笑道:“公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错,公子,你难道要决心离开兄弟们吗?当年要是没有公子,我王京就不会有今天,公子你怎么能够离开兄弟们?”王京站起来焦急的道。

“对啊,公子,你怎么能离开我们?”下面也不知是谁这么叫了一句,顿时之间,安静的会议室再依次掀起热潮,人声鼎沸,都大声叫嚷着丰含笑不能离开兄弟们之类话语。丰含笑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下面,并不出声阻止,但小刀与左手却同时站了起来,将下面的声音压下去。然后他两人一起走到丰含笑身边,半跪下去,道:“请公子三思!小刀门不能没有公子的领导,兄弟们也更不能没有公子。”

见他们两人如此,镇元斋、罗风、陈可汉、安迪以及王京五人也一样半跪着,异口同声的道:“请公子三思!”

“请公子三思!”下面的人也同时大喊起来。

丰含笑看着下面黑压压的一片,心中也略有感慨,但终究还是道:“我心意已决,你们不用再说了,从今以后,小刀门以小刀为门主,左手全力辅佐,五拳皇更不得有异心,江湖与我丰含笑再无瓜葛,希望兄弟们能够团结起来,在小刀的带领下,相信中国黑道依然是你们的天下。”

“公子!”小刀刚要说话,丰含笑却伸手制止道:“这些年来相信大家也都清楚的知道,左手与小刀两人其实才是你们真正的门主,门中大小事物都由他们两人处理,所以我将门主这个位子交给他,我放心,你们也不会不服。今天我只是先向兄弟们交代一下,待下次将我没有做完的事情做完之后,道上便永远没有我丰含笑这号人物。”

寂静,又是一片寂静。虽然门中许多兄弟都还想说什么,但丰含笑的手势却已经制止了他们,虽然不舍,但公子却已经决心离去。本来激动的兄弟们现在却突然感慨莫名,为什么公子要退出?将来没有公子,小刀门又会走到什么样子?或许依然是小刀门,放眼国内黑道,能与小刀门抗衡的势力已经找不出以来一个,就算在亚洲来说,又能有几个势力敢来与小刀门作对?不足五年的时间,小刀门便由一个学校形成的帮会成为了中国第一大帮会,丰含笑也因此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黑道帝王,但这个黑道帝王却在这个时候突然退出,谁又能想象得到?

在背后的一片“公子...”地叫喊声中,丰含笑却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是的,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既然已经决定,为何又要心动?既然决定了,就由他去吧!

走下楼,来到车上,肖凌凤似乎看出他有心事,温柔的道:“含笑,你还是放不下吗?”

丰含笑苦笑一声,道:“我还是什么事都瞒不过你。”

肖凌凤轻轻一笑,说道:“其实你已经什么事都瞒不过我们了,不光是我,其实你饿每一个女人这几年来都已经全心的了解你了,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丰含笑听的心中一紧,回想以往,的确,细细想来,在家里什么事情不是都合着自己的心意的吗?她们,原来都是那么尽心的来了解自己,而自己呢?丰含笑内心深深感到内疚。“我对不起你们的太多了!”丰含笑看着肖凌凤深深的道。

肖凌凤摇头道:“没有,没有谁对不起谁,我们都是自愿的。”丰含笑心里却很明白,见她这么说,心里感激,却也并不多说这个话题,深吸一口气,说道:“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感觉全身都舒服了很多,没有了这些事情的烦恼,真的好轻松了。”

肖凌凤见了略有深意的道:“可是你不是说过吗?台湾你还要去一趟,还有日本,那里的事情不是还没有结束吗,还有与那个组织的约定,很快就要到了,到时候是你出面呢还是子正去?其实你的事情还很多很多,澳门也不是需要去一趟的吗?你那个好赌的兄弟在那里惹了这么多事,你难道能放得下?”

丰含笑怔住了,被肖凌凤问的怔在当场。不错,她说的这么多事,不都是自己需要亲自去完成的吗?难道现在就真的这么轻松了?这些看上去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真正做起来的时候有这么容易吗?这些纠缠到底要到什么时候去?还有,回来CS的前一天,东方幽若突然出现的时候,她看着自己的眼神,不是又说明着什么吗?丰含笑感觉头都大了,似乎这些都已经不应该由他来烦恼的事情始终缠绕在脑海中不能抹去。难道真如自己父亲所说的,自己很难从这个里面脱离出来?

丰含笑想大声呼叫,想要发泄去这些缠绕在自己脑海中的一切问题,可是他却没有,无论面对什么事情,他从来没有感觉到麻烦,现在虽然觉得有些烦恼,但,习惯了默默解决一切事情的他心中却有自己的计划......

尾声

花开满山野,清风吹过,绿柳摇摆不定。山中寂寂,一座旧坟在山中深处,一栋小木屋,就在它边上。木屋外面有一凉棚,简陋的很,因为里面仅仅一张长椅子、一张木桌子,仅此而已。一个男人一身青衣,一坛酒,坐在那里也不知道有多旧了。

或许已经几年了吧,似乎连他自己也已经不记得,对他来说,若是记得这日子,只怕会很痛苦吧?丰含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分,他背着一个少年,这少年正是水若寒。

“相别一年,你却似老了。”丰含笑将水若寒放在一旁坐下,看着紧闭着双眼的轩辕无道轻声道。

摸了摸脸边的扎须,轩辕无道茫然道:“老了?”

丰含笑一愣,只听轩辕无道继续道:“老了好,老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

丰含笑突然感觉心中一疼,说道:“今日来,一来是想看望你这个老朋友,二来是有事相求。”

轩辕无道木然转过头来,看着水若寒道:“你指的是他?”丰含笑点点头。

轩辕无道那双似是无神的眼睛突然一亮,盯着水若寒看了一阵,突然开口道:“我有个条件。”

丰含笑眉头一皱,凝声道:“什么条件?”

“他如果治好了,就得跟着我,而且,将来还得去帮我整顿一下轩辕门。”

“你还是放不开!”丰含笑叹气道。轩辕无道却是点点头,看着那座旧坟墓,道:“要怎么才能放得下呢?换做是你,你放得下么?”丰含笑一阵沉默,没有回答。

“其实这一年来,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轩辕门,也不知道现在他象什么样子了,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却在我手里毁了,我,我始终是放不下的。”

“轩辕门很好,虽然没有往日的威风,但根基却在,只是少了一个管理的人罢了。”轩辕无道听了,似乎放心不少,看着水若寒道:“你可愿意拜倒在我门下?”水若寒茫然的向丰含笑看去。

丰含笑皱眉道:“你自己决定。”水若寒想了想,点头道:“师父!”

轩辕无道欣慰的笑了笑,看着他道:“你的腿,为什么不早些来找我?”水若寒大喜,丰含笑也是高兴的道:“你是说你能治好他?”

轩辕无道点头道:“现代医术固然发达,但中国古老的神秘医学却更有独到之处。加上我的轩辕印,应该不成问题。”

两人听的大喜,特别是水若寒,更是高兴的流下眼泪来,口中忙说着:“多谢师父,多谢师父...”

一年后,虽然丰含笑已经脱离了小刀门,可是这一年内,亚洲黑道上发生的每一件大事却都不能与他脱离干系。首先是日本左翼之中,十三位大官连连遇刺,死于非命,山口组的山本一夫也在与丰含笑决斗之中死去。接着,台湾鉴国社被小刀门插入,日本山口组也被小刀门的左手带领门下众人将主要势力几乎全部拔除。台湾鉴国社被灭,陈水泽被杀,甚至陈水扁在一次出席演讲的时候也遭袭击,虽然没死,却重伤在身。

由于鉴国社被灭,台湾陈水扁的支持者越来越少,似乎政局有些动荡,只怕大选总统一事将要提前。而在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内,丰含笑竟然还能抽出时间分别去了欧洲和澳门,与这两个地方的神秘组织达成了协议,虽然丰含笑已经决定退出黑道,但这两个组织却依然同意与小刀门的合作。而且在从欧洲回来的时候,丰含笑还是拒绝了他们的一次邀请才回来,他们也并没有为难丰含笑,既然丰含笑决定脱离黑道,众黑道上的人也并没有勉强他。

黑道上没有了丰含笑的消息,但他却已经过上另外一种生活,易清华早早的将一切事情都交给了他与贺雅兰来打理,自己却经常跑出国外旅游。丰含笑毕业之后,接手母亲的企业,同时与邹润等以前一个宿舍的兄弟们开始了商业上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