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游戏

魔兽世界灵魂看护者的虬枝获得方法简述

2021-07-14 来源:网络 整理:游戏131(www.youxi131.com)

古代的镇墓兽是什么样的,又会有啥用处?

有时我们在一些博物馆里能见到这么一些奇奇怪怪的物件,譬如说造型奇异的兽像,他们或是人面兽身,或是兽面兽身,有独角或是双角,肩有两翅,脊如烈焰。

这样的文物,往往就是我们所说的镇墓兽。

镇墓兽其实非常神秘,虽然出土甚多,但目前学界对于镇墓兽的还有众多不解之处。


镇墓兽起于春秋,盛于隋唐,最终在五代渐渐烟消云散。说是起于春秋,其实就是来于楚墓,当时的中原诸国并没有使用镇墓兽的传统,随着时间的流逝,镇墓兽才渐渐走出楚地。

对于镇墓兽的起源,说法也很多,在《周礼》中记载了一种怪物,这种怪物喜欢食死人之肝脑,其名为魍象,也称罔象,状如小儿,赤黑色,赤爪,大耳,长臂。而另一种神兽,其名曰方相氏,能够驱疫避邪,尤其能赶走魍象。

因此有人造方相氏之像立于墓侧,有人认为这就是镇墓兽的起源。

还有人认为镇墓兽是郭璞《山海经图赞》中提到的“穷奇”,“穷奇之神物,厥形甚丑,驰逐妖邪,莫不奔走。”


不仅起源众说纷纭,关于楚墓中的镇墓兽究竟有何意义,也还没有统一,不过一般来说学界有三种看法。

其一,楚墓镇墓兽是山神的造像,有镇压邪崇、驱除妖鬼的功用。关于这一点,代表的学者是日本的研究者水野清一,我国也有些学者赞同,不过并非是主流的看法。

其二,楚墓镇墓兽是一种变形龙,是亡者灵魂的看护者,负责“引魂升天”,或“导魂入阴”。

其三,楚墓镇墓兽是地神土伯的造像,其意在抚慰地神不要侵食死者的灵魂。关于这第三点,实在是很有说法,楚墓方面研究专家陈跃均就解释过什么是“地伯”,《楚辞·招魂》记载:

“魂兮归来!君无下此幽都些。 土伯九约,其角觺觺些。 敦脄血拇,逐人伂駓駓些。 参目虎首,其身若牛些。 此皆甘人,归来”

朱熹有注,“幽都,地下后土所治也。土伯,后土之侯伯也。”什么意思呢?土伯,就是幽冥的君王,其形象就是虎首锐角的野兽,在地府中追逐着各种邪崇吞噬,这一形象,和众多楚墓所出土的镇墓兽非常相似。

总的来说,楚墓的镇墓兽具有驱妖辟邪、保护死者的作用,是楚人企图使用镇墓兽的力量来驱逐阴间的魑魅魍魉的意识体现。


为什么要特地强调楚墓镇墓兽呢?

因为楚墓的镇墓兽,和后来隋唐时期的镇墓兽,在形制方面已经大有不同了,在学界的讨论中,偶尔也有学者将之分开讨论,譬如说来国龙先生,不过来国龙先生自己也坦然承认,他把楚墓中的镇墓兽和魏晋、隋唐时的镇墓兽区分出来的学术观点并未获得很多认同。

关于楚墓中的镇墓兽有一大特点在于,镇墓兽只出土于有成套随葬铜礼器的有梈室的墓中。这话听起来有些拗口,但它的意思其实很简单,贵族的墓才可以随葬镇墓兽。其次,每座墓室,只能有一位镇墓兽,这很简单,镇墓兽是作为神的偶像存在的,地上只有一个君王,自然,地下也只有一位冥王,作为冥王象征的镇墓兽,自然也只有一个,关于这一点,截止上世纪九十年代所出土的两百余座楚墓无一例外。


等到时间流转,到来隋唐时期,这时的镇墓兽已经和战国时期大不相同了。

最明显的差别,这时的镇墓兽已经不限于一个了。《大唐六典》说墓有“四神”,其名为“当野、当圹、祖明、地轴”。一般来说,这所谓的四神往往置于墓室入口,起保卫作用,其中当野和当圹为武士俑,祖明和地轴为镇墓兽。更具体的来说呢,祖明一般为狮首镇墓兽,譬如91年黄治村南岭唐墓所出镇墓兽,其背即有墨书“祖明”二字。因此,人首镇墓兽即为地轴。

镇墓兽前后流行1300余年,中间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质地来看,起初由木铜所制,随后改为陶石为体,等到隋唐,变成了瓷土。

装饰则由早期的漆绘、嵌金银工艺至魏晋、北朝的简单粉绘,再到隋唐的粉彩、三彩,两种截然不同的工艺。

雕像姿势从早期的站、立到魏晋的行走,再到北朝、隋唐的蹲踞。形象上从早期鸟、兽、人到魏晋的走兽,再到北朝、隋唐的狮首、人首(定式),镇墓兽的大幅度改变。

可以看到古人在镇墓兽身上所用心血,充分展现了他们对这随墓品的重视。


镇墓兽作为丧葬文化中极具特色的一种文化,可谓是丧葬文化的神来之笔,最能体现人们对死者的感情,镇墓兽身上被寄托的情感非常复杂,因此,其功用也极为复杂,一方面人们既希望逝去的人不被幽界乱力怪神所戗害,不被地下的种种邪崇鬼祟所侵袭,又希望逝者的灵魂不会驻留人间,侵扰生者,这种感情非常复杂。

因此,镇墓兽早期到晚期的形象也有重大的变化,这很容易理解,

当镇墓兽作为驱逐恶鬼的护卫之神时,其形象就会凶恶起来,以震慑四方鬼怪。但当镇墓兽的作用是护卫死者魂灵,作为灵魂的看护者时,它的形象自然又会趋向神圣。



镇墓兽的早期形象有人、虎、鹿等。

直接了当的借助眼见的实物来降妖除怪,等到魏晋,就出现了单体走兽,此时可见已加入了臆造的成分,这种似牛似狗的野兽,除了彪悍的体形,强颈的下颚之外,它颈部还有载形鬃,背部有飞羽,显然是有神灵在扶持,或者说本身就是融入了神意的牛或狗,力量自然非比寻常,似乎可以算作是一种厌胜之术。譬如说,北魏时,镇墓兽变为对兽。

而随后出现的人首兽身造型,似乎更容易与墓主的灵魂沟通,羁绊着灵魂,达到生死相安的目的。说实话这种人首兽身的造型,与埃及的师身人面像非常相似,这之中的巧合可谓是非常有趣。


等到入唐以后,兽首镇墓兽与人首镇墓兽形体越来越高大,身上饰件夸张,无非是想进一步彰显它们的威慑力。

即便如此,也管束不住幽界的鬼怪了,中唐时期镇墓兽似乎一夜消失,取代它们的是放置于墓室壁龛或各个方位的十二生肖、金牛铁猪之类,这说明镇墓之物已由镇墓兽进入另一个系统,至于其中具体的原因,尚且还需要我们的学者进行考证。


总的来说,镇墓兽的作用还是在于镇摄鬼怪、保护死者灵魂不受侵扰,这其实还是我们丧葬习俗中视死如生的丧葬观的体现,生者需要应对种种野兽侵袭,需要护卫,那么相对应的,亡者自然也需要护卫者来应对九幽之下的种种魑魅魍魉。

因此,实际上,镇墓兽就是是具有强烈的神秘意味和巫术色彩的护佑冥器,当然偶尔它也需要扮演灵魂指引者这样的形象,但绝大部分,它都是以武力震慑宵小的强力神兽。

《雾都孤儿》中,为什么奥利弗被其他人推出去要粥...

这应该是狄更斯一贯以冷幽默方式表现人间丑陋罪恶的典型事件。

孤儿形象在英国文学作品中都屡见不鲜,在描写他们童年的悲惨遭遇时基本都是冷漠肃杀的笔调。而《雾都孤儿》中奥利弗讨要稀粥的一幕是绝对精彩的戏剧性刻画,狄更斯用不多的笔墨就描绘出济贫院穷困的孩子以及灵魂鄙俗的看护们的群丑图。这次事件的缘由其实并不是因为这些孩子们饥饿,而是他们对于死亡的恐惧。因为一个饿疯了的孩子威胁再不多喝点粥的话就吃掉周围的一个孩子。这个时候,求生的欲望超过了对济贫院看护的恐惧。

奥利弗·特维斯特表面说的是“还想再添点粥”,其实他代表的是这些孤儿发自空空肺腑的呐喊:我们要生存!我们要活着!而纵观世界历史上每一次革命暴动的根本原因,无非都是这个要求。相对于孤儿们空空的粥碗,济贫院执事们的餐桌可谓琳琅满目。波兰斯基导演的电影《雾都孤儿》在这些细节中表现得非常出色。享受着社会大部分财富的剥削者最担心的就是第三阶级的反抗。与其说他们把多要一点粥就看做弥天大罪,

倒不如说他们看到了这么幼小的孩子居然有了反抗的苗头而心生恐惧。这种事情一旦不加以遏制并消灭在萌芽里,那么革命的星星之火就可以燎原了。不过是多要点粥,执事就预言奥利弗长大以后会被绞死。而绞刑一直是对付革命党人或“叛乱分子”最常见的刑罚。狄更斯用描写搞笑丑角的笔法叙述了这一一点都不好笑的事件,字里行间流露出对这种畸形现象不加掩饰的愤慨和鄙视。